《教育教学论坛》杂志社_编辑部【投稿】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韩编辑 98495881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韩编辑 984958817
联系电话:0311-80820729
 收录论文
觉醒与蜕变——论《草房子》主人公桑桑的“成长”历程
发布时间:2021-04-28 点击: 发布:《教育教学论坛》杂志社
觉醒与蜕变——论《草房子》主人公桑桑的“成长”历程
赵芳妮   
贵州师范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 贵州 贵阳550025
[ ]著名儿童文学家曹文轩的代表作品《草房子》讲述了主人公桑桑成长过程中的契机与考验。作品中桑桑在异性触动下不断完善自我,激发自我意识的觉醒;在成人爱情故事的影响下体会成人世界的无奈和不得已;在经历了死亡考验后拥有了乐观的心态懂得了对生命的珍惜,最终走出了童年的稚嫩与天真,逐步走向真实而复杂的成人世界,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跨越。
[关键词]曹文轩;《草房子;主人公;成长;教育教学论坛
[基金项目]2019年贵州省教育厅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学前儿童早期阅读兴趣养成的叙事探究》(项目编号:2019dxs013)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赵芳妮(1993—),女,陕西凤翔人,贵州师范大学2017级学前教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学前教育基本理论,儿童文学,早期阅读 。    
 Awakening and Metamorphosis —— On the "Growing up" Course of Sang Sang, the protagonist of Grass House
 Zhao Fangni
 Abstract: the representative work of Cao Wenxuan, a famous children's writer, describes the opportunity and test of the protagonist Sang Sang Sang's growing up. Sangsang work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opposite sex constantly improve themselves, stimulate the awakening of self-consciousnes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dult love story to understand the helplessness and necessity of the adult world; after the death test has an optimistic attitude to understand the treasure of life, finally out of childhood tender and naive, gradually to the real and complex adult world, completed a spiritual leap.
 Keywords: Cao Wenxuan; Grass House; Hero; Growth
 
“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的“成长三部曲”之一《草房子》于1997年出版后曾荣获“冰心文学奖”、中国作协第四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第四届国家图书奖等。小说《草房子》通过对主人公桑桑六年小学生活的描写,讲述了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展现了主人公桑桑成长中一段独特的生命体验。
一、自我的觉醒
少年时期是人的“第二次诞生”,这一时期的儿童会自然的开始关心别人眼里的自己,他们需要从外界的反馈中寻求自我认同感,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使少年在疑问与纠结中摸索成长。 一般而言,“当少年在经过对同性友人或年长的同性人的向往阶段之后,对异性的向往就开始萌芽了。”他们开始对异性产生更多的关注,希望从异性那里获得认同感,这是生命发展的必经阶段,这样的变化能使个体生命的体验更加完整。小说中当隔壁村子转来的女同学纸月走进了桑桑的生活,他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力量,这股力量使他产生一种不断完善自我的动力。
得知纸月要转来上学的消息后,以前总是脏得像个泥猴似的桑桑竟然跳进冰冷的河水里给自己洗了个澡,洗干净之后还向母亲索要一件新的白褂子。他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表着装,在乎自己在纸月眼里的形象。纸月的到来使得桑桑变得文雅起来,也变得比以前自爱了。初见纸月时,桑桑因为害羞不敢和纸月说话,但在他的心里纸月和别的同学是不一样的,看起来他们没有用嘴说话,是因为他们在用眼睛说罢了。当桑桑爬到高处做危险的动作时,纸月用满是紧张与担忧的眼神看着他时,桑桑能从这眼神里听出“桑桑你下来吧,下来吧。”当桑桑拿来别的同学的作业本乱抄一通时,纸月看见了,桑桑仿佛听到纸月在对他说“桑桑,这样的事也是做得的吗?”当桑桑在和同学打篮球时受了伤还坚持把篮球投进篮筐时,纸月看见了,桑桑就会听出“桑桑,你真了不起!”在桑桑的成长过程中,纸月的出现让他开始重新塑造自己,纸月像一股无形的力量约束着桑桑的行为,成为了激发桑桑改变自我和完善自我的动力。
在平常的日子里,桑桑总是希望纸月能够多看自己几眼,为了吸引纸月的注意力,为了让纸月对自己有个好印象,桑桑使出了浑身解数,做了一系列充满童趣的“傻事”。桑桑在大夏天穿着厚重的大棉袄引得全校同学都来看热闹,他知道这无数双眼睛里总有一双眼睛是纸月的;因为下大雨纸月在桑校长家留宿时,桑桑的妹妹柳柳睡前向纸月讲起哥哥的糗事时,桑桑在隔壁房间听到后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柳柳从被窝里抓出来踢一脚。半夜想撒尿时,因为害怕从纸月床前走过而一直憋着不敢下床,第二天母亲把桑桑尿床的褥子晾在院子里,桑桑狠狠地把被子扯下来扔在地上,抹着泪跑开了;为了保护纸月不被欺负他鼓起勇气与三个恶少打架,虽然他内心是害怕的但他还是勇敢的将纸月揽在自己身后,虽然那几个男孩都比他壮实但他还是想要当着纸月的面好好和他们打一架。因为纸月的存在,桑桑努力的展示自我,获得了自信;为了不让纸月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桑桑的自尊心也变得更强了;为了保护纸月不被欺负,桑桑从一个淘气的熊孩子变成了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逐渐成长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
二、成人的影响
处在成长期的儿童,他们强烈地渴求知识,渴求超越自我,渴求摆脱童年,向往成人世界的复杂与深刻。小说中桑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语文老师蒋一轮和邻村白雀姐姐的送信员。“他并不是很了解蒋一轮与白雀之间的通信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很乐意为他们跑腿,他有一种拿了入场券,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而提前进入场内的优越与得意。桑桑对大人之间的事充满了好奇,他好像一个爱东张西望的人,忽然看到了一道门缝,他渴望看到大人的世界——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大人的世界对年幼的桑桑充满着吸引力,“他在蒋一轮与白雀之间来回穿梭时,经常沉浸在一种夸张的感觉里,他觉得他是一个机智绝顶可以干成大事的孩子。”在帮蒋老师送信的过程中,桑桑感受着那种忽明忽暗的成人世界的爱情故事,他和蒋老师一同感受那种约会时等待心上人的紧张与激动,他迷惑他们那么想要见面但为什么见面后却不说话,蒋老师只是安安静静的吹笛子给白雀姐姐听,但他又隐约感受到那种难以言说的相思重逢的珍贵。他还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但是它能够感受到这种感情的甜蜜与魔力。
桑桑经常帮蒋老师送信,但他从来都不知道信里的内容,他心中总有一个念头“我也可以看看吗?”这个顽固的念头萦绕在他的心中,困扰着他也吸引着他。当桑桑以为是因为自己偷看书信,将其弄丢以至于蒋老师和白雀姐姐的关系发生变化时,他的内心无比的自责。桑桑想要为自己犯的错承担责任,他不顾风雨和白雀的父亲斗智斗勇,去找白雀姐姐说清楚事情的原委,希望能够使两个大人重归于好。
白雀曾对桑桑说,要是能像桑桑一样还是个孩子多好啊,而桑桑却觉得当大人才好呢。“蒋老师和白雀的恋爱事件为桑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考和想象的空间,迫使他在好奇心和求知欲的驱使下,长时间地去捉摸那些似懂非懂的东西,努力寻找答案,努力体会成人世界的东西,并在这些体会和寻找中慢慢长大。”因此可以说,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对于大人世界的好奇与向往是他们对于自我成长的一种期许,也是对未知生活的一种探索和追寻。
(三)死亡的考验
死亡的考验是少年成长中一个极其宝贵和重要的关节点,在面对死亡时,少年开始对生命进行严肃而认真的思考。依据弗洛伊德的说法,人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时并不知道他必将离开这个世界,随着生理各方面的成熟,意识的不断发展和社会经验的丰富,人们才开始体会到死亡的必然存在,但人具有生存的本能,并不会因为害怕死亡而失去生的勇气。小说的主人公桑桑所面临的正是这样一种境遇。桑桑被误诊为得了不治之症,父亲背着他四处寻医时变得暴躁易怒,母亲也总是背着他偷偷哭泣,同学们总是向他投来同情的眼神。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不害怕,他只是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孤独感。在常年患病,四季吃中药的音乐老师温幼菊的陪伴下,桑桑每天都在温老师的药寮里盯着熬药的红炉看,听着温老师无词的歌他的内心平静了下来,桑桑感受到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他对死亡不再恐惧和害怕。死亡的作用在于引发我们的思考,我们需要思考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生命如何更好的活下去。经历过死亡的考验和深刻思考之后,人们往往会对活下去有更加强烈的欲望,会去思考如何使自己活得更有意义,会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成长是少年儿童的生命存在状态,少年必须经过不断成长实现其社会化的过程,逐步走向自我实现的未来人生。”《草房子》的主人公桑桑在纸月隐形的敦促下开始加强对自我的约束;在大人的爱情故事中渴望着成长,但也体会着长大成人的苦楚;在体验过死亡之后,对生命的价值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些看似平淡或者深刻的经历都使得桑桑对自我和社会的认识产生了变化。
 
参考文献:
[1]林琳.成长小说的典型文本——评曹文轩长篇少年小说[J].嘉应学院学报,2007,(08).
[2]曹文轩.草房子[M].北京:天天出版,2011.
[3]杨建生. 拷问生命  追求永恒——对曹文轩《草房子》中死亡描写的解读[J]. 名作欣赏,2010,(15).
[4]王泉根.儿童文学的文化坐标[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