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出版署审批 ★ 河北教育出版社主办

★ 国内刊号:CN 13-1399/G4 ★ 国际刊号:ISSN 1674-9324 ★邮发代号 :18-219

论文鉴赏
荣誉学院研究生助教制度的探索与实践 ——以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为例
发布时间:2024年03月25日 15:16 点击: 235 发布:

荣誉学院研究生助教制度的探索与实践

                       ——以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为例

  刘宾生李清勇  

(北京交通大学 詹天佑未来技术学院,北京 100044)

【摘  要】荣誉学院是我国高校为开展拔尖创新人才而设立的,通过创办荣誉学院进行人才培养模式探索,统筹推进科技领军拔尖人才培养,为此配备了丰富的资源,助教制度就是其中一项辅助性教学资源。我国高校研究生助教制度的开展和实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本文结合国内外研究生助教制度的功能、现状及问题,以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为例,从立制、选拔、培训、管理、监督、考核等方面对高校荣誉学院助教工作改革进行探索和实践,通过制度设计,实现助教管理的科学化和规范化,并通过这种制度化的方式,有效控制教学过程,确保教学顺利进行,实践证明这是一种值得尝试的模式。

【关键词】荣誉学院;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研究生助教

基金项目2021年7月5日,北京交通大学校级教改项目:《面向智慧交通的詹天佑未来技术学院建设与实践》

作者简介】刘敏,1986-,女,湖南永州,硕士,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教务秘书,馆员,研究方向:教育管理刘宾生,1980-,男,山东济南,硕士,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主任,工程师,研究方向:教育管理李清勇,1979-,男,湖南娄底,博士,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方向:计算机视觉、数据挖掘、智能交通和遥感影像分析等。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收稿日期2021-11-02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世界范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扑面而来,科技飞速发展引发的革命性、颠覆性技术突破正在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发展进程、国际竞争格局。国以才立,业以才兴。习近平同志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教育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我们对高等教育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对科学知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1]。我国高等教育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和挑战。加快培养具有前瞻性、创新性和交叉思维的科技人才,在国家重大战略部署行业内建立能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的科研人才队伍,是我国新时代高等教育承载的历史使命。拔尖创新人才是创新驱动发展的核心力量,探索和建立复合型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有效机制,实施人才复合交叉培养,促进拔尖创新人才脱颖而出,有利于建设创新型国家,也是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之一[2]2020年7月,北京交通大学成立创新拔尖人才培养的实体学院——詹天佑未来技术学院(简称詹天佑学院)。詹天佑学院按照未来技术学院建设要求,发挥交大“智慧交通”一流学科群优势,服务国家“交通强国”的发展战略,深化“书院制、导师制、学分制”教育改革,践行“本研贯通、学科融通、产学相通、国际互通”的四通人才培养模式,打造基础学科的“高原计划”和特色优势学科的“高峰计划”两类创新拔尖人才培养试验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培养具有世界胸怀、家国情怀,服务交通强国战略、引领智慧交通发展的未来科技领军人才。

一、助教制度的情况

助教TA(Teaching Assistant)是国内外大学普遍流行的一种辅助教学形式。19世纪末,哈佛大学首先创立了研究生助教制度,规定研究生在校学习期间,在完成自身专业学习任务的同时,担任授课教师的教学助理。哈佛大学助教制度实施之后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此后世界各国很多高校也开始设立研究生助教。

(一)国内外助教制度

我国高校研究生助教制度从20世纪80 年代开始发展,1986年,教育部出台的《关于改进和加强研究生工作的通知》中指出,高校要设立研究生兼职助教的工作岗位,主要对研究生进行教学实践能力的培养,这是我国实施研究生助教工作的开始[3]1988年,国家教委制定了《高等学校聘用研究生担任助教工作的试用办法》。1989年,国家通过对助教岗位建设的实践经验总结,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依托助教工作,拓展了助研、助管两个全新的工作岗位,建设形成了“三助”岗位体系[4]。同年,清华大学试点设立助教博士生制度,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都陆续出台了研究生助教制度。

目前,国内外高校在研究生助教的定位、管理、培训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在国外,一些大学启动了研究生助教培训计划及助教发展计划,为助教提供教学工作资源手册,举办各类培训课程和定期研讨活动。和国外高校相比,目前我国高校研究生助教制度存在参加积极性不高、助教工作职责不清晰、选拔机制不完善、缺乏培训、考核形式化等问题;部分研究生对助教工作不够了解,认为助教的工作对能力的提高作用不大,薪酬金额相对较少,缺乏足够的吸引力,助教制度存在完善和改进的地方。

(二)荣誉学院助教制度

荣誉教育作为培养学术型人才的独特培养模式,在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得到了广泛开展[5]。荣誉学院(Honorary College)是实施荣誉教育的组织之一,是本科拔尖学生建设的人才培养“高地”[6]2002年我国把“造就一大批拔尖创新人才”作为教育工作的一个重要目标,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国内重点高校先后成立荣誉学院,荣誉教育逐渐成为我国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新范式[7]。荣誉学院强化精英教育,培养方案课程体系更加前沿,教学内容深度和广度都有显著增强。因此,学生的成长成才也需要更加优质和丰富的教辅资源,优秀助教可以帮助学生更好地掌握知识、引导学生全面成才。

本文总结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以及助教制度的实施情况和经验,对高校荣誉学院如何更好地开展研究生助教管理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

二、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实践情况

詹天佑学院强化变革、强化创新、强化引领,按照“宽口径、厚基础、重交叉、深浸养、有特色”的培养理念,探索“本研贯通、学科融通、产学相通、国际互通”的四通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詹天佑学院实施八年一贯制、本博连读的“3+5”培养模式,前三年为本科培养阶段,后五年为研究生培养阶段,把本科到博士阶段培养作为一个整体,按照“一生一案”的方式,系统设计培养目标、培养标准和培养方案。学生在第一年进行通识教育,不分专业,采取强化数理、信息、语言能力的厚基础教育。在詹天佑学院培养模式下,本科培养阶段课程任务重,学习挑战大。为了适应学院拔尖学生培养目标,助力学生的成长成才,学院推动助教制度改革与实践,充分发挥助教的助学职能和朋辈榜样示范力量,加强试点学院的教学内涵建设,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一)实践方案

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坚持“学生中心、产出导向和持续改进”的教育理念,提供深层次的学业辅导和朋辈引导。学院为各班级安排固定自习教室,并组织助教轮流进行答疑,切实做到“学生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可以找到助教交流”、“坚持以学生为中心,为学生尤其是学业有困难的学生提供长期的动态学业辅导、咨询和决策支持”。助教除定期答疑外,还通过微信答疑、录制教学视频等方式,丰富学生的教学资源,对学业困难学生进行有效帮扶。

1. 方案概述

詹天佑学院重视助教制度建设,不断探索助教管理新制度,重视助教制度的探索和改革。学院根据《北京交通大学研究生担任“三助一辅”工作的实施细则》(校发〔2019〕32号),结合詹天佑未来技术学院实际情况,特制定《詹天佑学院研究生助教管理办法(试行)》,对助教的设岗、定酬、招聘、录用、考核、管理等方面均作详细规定,规范助教管理。文件中规范了助教的上岗要求、岗位职责、酬薪标准、解聘条件等,保证了助教制度的正常运行和健康发展。詹天佑学院助教岗位的设置和聘用遵循按需设岗、择优录用、定期考核的原则,根据申报人员的思想素质、业务水平和工作态度择优评选。

2. 助教义务与权力

詹天佑学院所聘助教协助授课教师开展辅导化教学,包括课程的讨论课、习题课、辅导答疑、批改作业、网上答疑或课程授课教师指定的其它教学辅助工作;工作内容具体如下:原则上随堂听课,了解教学进度、要求及学生学习情况;及时按要求批改作业,记录学生完成作业的情况;协助做好线上和线下教学过程中答疑、辅导、习题课、讨论课等工作;在授课教师指导下,可独立承担部分小班形式的辅导课、习题课及讨论课等教学任务;应及时向授课教师反馈作业批改、答疑和讨论情况;完成授课教师安排的其它与教学有关的工作;根据需要配合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开展学生学情信息的收集、分析和反馈。

3. 助教考核办法

詹天佑学院将听取上课学生和主讲教师的评价意见,制定助教考核机制,在学期末对助教工作情况进行考核评估。助教考核结果分优秀、合格和不合格三个类别。助教津贴分为基本津贴和奖励津贴,分别由学校和詹天佑学院承担。学校研究生助教基本岗位津贴由学校全额资助,按月发放。詹天佑学院设立专项经费支付助教奖励津贴,每学期末,学院依据助教辅导投入情况、学生学习效果、学生评价、教师评价和课程学时等信息,给予助教奖励津贴。工作量主要考虑工作投入,包括助教批改作业、答疑和对学生临时辅导的工作量;如有额外制作教学小视频等教辅资料将进行奖励;如缺席规定的答疑活动将进行扣除。工作成效将综合考虑学生评价、任课教师评价和学生学习效果等确定。助教聘期考核不合格者没有奖励津贴。不满工作量的按比例折算。同时,詹天佑学院推出助教奖励优秀的激励举措。依据总体评价结果,学院为优秀助教颁发荣誉证书,给予一定的奖金奖励,并召开助教工作总结会进行表彰,让工作表现良好的助教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和积极性,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1)教师评估

授课教师是助教工作的主要监督者,他们对助教工作进行实时监督。学期末,授课教师根据助教任职期间的总体表现进行评估,包括助教课外指导学生并帮助学生解决问题,批改学生作业及给学生辅导化教学的成效给出总体评价,评价结果分为“特别优秀”、“优秀”、“良好”、“合格”和“不尽人意”五个等级,选“特别优秀”、“不尽人意”的写明具体理由。

2)学生反馈

詹天佑学院鼓励学生可以在助教工作期间随时对助教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途径有:第一向授课教师反映,由授课教师向助教提出改进意见;第二是直接反映给助教;第三向学院教务中心反映,由教务中心核实情况后,与助教协调改进。助教负责班级的学生对助教工作的评价更直接、客观且有说服力,学生对助教的评价直接反映了助教对学生的帮助程度,也客观反映了学生对助教的喜爱程度。学期末,学生通过问卷调查的形式对助教制度的实施效果进行测评,得到一个比较客观公正的反馈。

问卷从助教工作态度、工作水平、反馈作业情况、丰富答疑资源、主动组织辅导等方面进行评价,评价等级分为“特别优秀”、“优秀”、“良好”、“合格”和“不尽人意”五个等级,选“特别优秀”、“不尽人意”的写明具体理由。

3)自我评价

为总结助教工作的成功经验,完善助教制度,找出运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更好地推进助教工作,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要求每位助教在学期末书写一份书面性材料,内容包括助教工作开展情况、特色做法、存在问题、本人收获和感受等。

根据助教的自我总结,助教对自己的工作情况总体上是满意的,认为自己是比较圆满地完成了工作,并且还是很有收获的,如提高了沟通、表达能力,培养了教学技能,加强了专业知识学习等。担任工科数学分析课程的一名助教认为,“我对自己所做的工作比较满意,我上习题课不一定要求所有学生都来听课,但大多数同学都来了,而且特别感兴趣的学生会坐在前排不断问问题”。另一名助教写道,“由于詹天佑学院学生水平比较高,一些学有余力的同学会询问一些书本外的题目,比如历年考研题,清华北大的题目等,因此对我的学习也是一种督促,和学生的交流也锻炼了我们的思维整合和表达能力。既做好了自身的学习,提高效率,也为将来毕业后走上教师岗位打下基础。”

4. 助教培训

助教培训是助教制度中的关键环节,詹天佑学院助教由任课教师在上岗前通过专题讲解、资料学习、小组讨论和经验介绍等形式完成。助教经选拔聘用后,詹天佑学院组织召开助教座谈会,介绍学院的人才培养模式,围绕助教的工作理念、角色定位以及岗位要求进行培训。此类培训会有助于助教明确自身定位、遵守岗位要求、做好本职工作、积极配合任课教师的工作、建立老师和学生之间沟通的桥梁,为助教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5. 助教管理

学院制定的《詹天佑学院研究生助教管理办法(试行)》,覆盖了研究生助教管理工作的各个环节,对管理权限、岗位设置、岗位聘用、岗位职责、管理考核、津贴发放等环节都有明确具体的规定,规范了研究生助教管理工作,使其有据可依。在具体的管理工作中,詹天佑学院在每位研究生助教上岗前,将《詹天佑学院研究生助教管理办法(试行)》发放于个人,这样助教对自己的岗位职责就有明确的了解,也为以后对其进行考核提供相应的依据。

6. 助教监督

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做好研究生助教的选拔、培训、上岗和期末考核工作的监督与评价,以确保教学的质量。学院教务中心设立检查小组,负责指导助教工作,答疑解问,帮助其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同时监督助教的表现以做最终评价。除此之外,助教们要接受检查小组的监督,定期检查效果,助教上岗后明确工作量、工作职责和要求,检查小组可以听取助教的答疑情况,随时检查助教的工作情况。助教定期答疑过程中,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指定每班一个学生为联系人,负责监督助教在固定答疑时间是否到岗,每次答疑填写助教答疑确认表,签字后交至学院教务中心。

(二)实施效果及分析

为保证助教制度的实施效果,詹天佑学院编制了《研究生助教工作问卷调查》,问卷从初步设计到进行预调查,与助教工作监督小组进行过多次讨论,在正式调查前,预先对学生和研究生助教进行了试调查,对问卷内容进行多次修改和补充,通过预调查来检验调查方案是否可行,然后对出现的问题加以完善。调查问卷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方式完成。

2020-2021学年,经过学生申请、任课教师推荐、詹天佑学院选拔,共有70名研究生担任詹天佑学院2020级学生的助教。经过对问卷的分析,“特别优秀”100分,“优秀”90分,“良好”75分,“合格”60分,“不尽人意”50分,综合测算之后,得出每个助教的平均得分。

根据问卷结果,九个班级的学生对助教的评分基本在85分以上,对助教工作的满意度高达97%。评价助教“特别优秀”的理由有“助教善于解释,能耐心解决学生提出的问题”、“技术水平高”、“为学生们提供了小视频教学”、“主动邀请学生进行帮扶”等。

助教每周在固定时间对学生进行面对面的答疑。通过答疑,助教能够及时地了解学生课程知识掌握的情况和学习存在的问题,帮助学生解答课程学习上的疑问。通过一学年的帮扶,助教在学习方面与学生进行交流,了解学生的学习动态,并即时进行相应的指导,九个班级的学生平均成绩在85分左右。

三、问题思考与对策

虽然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已经初步建立,但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第一、助教能力培训相对不足,并没有一套系统的助教培训流程。授课教师对助教的培训多集中在帮助其批改作业、准备上课材料等,詹天佑学院教务中心的助教岗前培训会也不足以提升助教的实际教学辅助能力。并且对于荣誉学院的学生来说,知识水平比其他学院较高,不仅仅满足于课本上的知识,也不局限于讲解难题上,学生对助教的要求更高,所以对助教知识和能力的培训应该更加全面,以满足精英学院助教的工作需求。第二、詹天佑学院助教制度中,建议助教最好能够随堂听课,从而在指导其学习过程中更加熟悉学生的学习进度。可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由于研究生助教课程任务、科研任务重,一些课程助教并未做到随堂听课。

针对詹天佑学院研究生助教制度的探索和实践,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完善:

(一)助教培训

为更好地了解助教工作流程以及工作中所需要的基本知识和技巧,研究生助教在岗前需要进行系统化培训。具体建议包括以下 3 个方面。

1. 随着詹天佑学院学生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所需助教人数将不断增加,应该从制度层面尽快建立系统、科学、有效的助教培训方案,完善研究生助教制度建设,可根据需要编制助教手册等文件。

2. 为加强对研究生助教的培训及指导,可邀请有丰富教学理论知识的教师对新聘助教进行有针对性地培训,培训内容应符合助教工作的学科特点及需求进行培训,除了要加强对研究生助教专业知识的培训,还要关注对助教的教学技能以及沟通表达、与人沟通交流的技能培训,希望能够让理论指导实践,促进其实际工作。

3. 詹天佑学院可利用助教同辈之间的 “传帮带”作用,开展助教经验交流活动,丰富助教培训形式,将已聘助教将所积累的经验、智慧传给新任助教。

(二)增强沟通

在助教制度的管理实施过程中,应增强授课教师、研究生助教、学生、学院教务中心四者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形成课堂内外的有效互动,促进四者的共同完善,形成良性机制。因此要重视各个主体的协调关系,通过例会、研讨会或参加集体活动的形式定期交流沟通,提高研究生助教的工作效率。

四、结语

本文归纳总结了北京交通大学詹天佑学院对研究生助教制度的探索和实践。助教制度在詹天佑学院核心课程中的推行有助于学生更好地理解和掌握所学的知识,提高学习效果,同时也提高了学校对研究生的培养水平。助教制度的建立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地探索完善,在这个过程中,詹天佑学院将借鉴国内外高校成功的经验,开展更多的新尝试,在实践摸索中逐渐完善,制定出更好、更贴合学院课程的助教制度。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2月7日).

[2]赵晓阳. 浅析复合型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中学生发展的影响因素[J].人才资源开发,2017(18):110—111.

[3]李礼. 从“助学”到“培养”看我国高校研究生助教制度的转变[J]. 大学教育,2020.9:176-178.

4]冯菲,范逸洲. 中美高校研究生助教培训与管理的比较研究:以哈佛大学与北京大学为例[J]. 北京教育(高教),2019(Z1):154-157.

5]Tarasova M. The basic trends of honors education in universities worldwide [J].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Electronic Journal, 2019(2):38-46.

6]姜璐,刘晓光,董维春. 美国本科拔尖人才培养实践探究——以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誉学院为例[J]. 比较教育研究2021. 2:105-112.

7]朱静,李东林. 美国高校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以克拉克荣誉学院为例[J]. 高教学刊,2016(01).

 

Exploration and Practice of Graduate Teaching Assistant System in Honorary College

——Take Zhan Tianyou College of 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 as an Example

Liu Min, Liu Binsheng, Li Qingyong

(Zhan Tianyou Emerging Technology College, 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 Beijing 100044)

 

 [Abstract] Honorary College is set up by universities in China to carry out top-notch innovative talents.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honorary college, we explore the talent training mode and comprehensively promote the training of top-notch talent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erefore, it is equipped with rich resources, and the teaching assistant system is one of the auxiliary teaching resources. The development and implementation of graduate teaching assistant system in China has a history of decades. Combined with the functions, current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graduate teaching assistant system at home and abroad, taking Zhan Tianyou Emerging Technology College of 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explores and practices the reform of teaching assistant work in honorary college from the aspects of system establishment, selection, training, management, supervision and assessment, and realizes the scientization and standardization of teaching assistant management through system design, effectively controls the teaching process and ensures the smooth progress of teaching. This kind of practice has proved that it is a model worth trying.

Key words: Honorary College; Zhan Tianyou College; teaching assistant system; graduate teaching assistant

 

友情链接: 中国知网 教育教学论坛官网 龙源期刊网 《大众文艺》期刊 《学周刊》期刊

首页 电话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