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出版署审批 ★ 河北教育出版社主办

★ 国内刊号:CN 13-1399/G4 ★ 国际刊号:ISSN 1674-9324 ★邮发代号 :18-219

收录论文
“PBL+EBM”教学在中医眼科研究生培养中的应用研究
发布时间:2024年03月18日 14:14 点击: 150 发布:

“PBL+EBM”教学在中医眼科研究生培养中的应用研究

                                刘志敏1.2,陈向东1 

1.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南,长沙,410007;2.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中医临床学院,湖南,长沙, 410208)

[摘  ] 目的:探究 “PBL+EBM”模式在培养中医眼科研究生临床及科研创新能力的应用效果。方法:将2019级中医眼科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30人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对照组采用PBL教学模式培养,观察组采用“PBL+EBM”教学模式,考察时间为1年。对比两组学生理论成绩、临床综合能力、科研能力及医学生对教学模式的满意度。结果:客观考核:“PBL+EBM”教学模式组在临床综合能力考核、科研能力考核中优于PBL教学模式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主观评估:两组教学模式在提高临床能力、科研能力及学习的积极性等方面认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相比于传统PBL教学模式,PBL+EBM”教学模式能很好的帮助中医眼科专业学位研究生提高临床技能、科研创新方面的能力,激发学生的积极性。

[关键词] PBL教学法;EBM教学法;中医眼科专业学位研究生;临床教学

[基金项目]2018年湖南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教育教改课题立项项目【基于“PBL+循证医学”模式建立中医(中西医结合)眼科学研究生临床创新能力培养方式初探】

 

2018-JG047):2021年湖南省教育厅湖南省一流本科课程项目【中医眼科学】(263)

[作者简介]刘志敏(1979-),女,湖南浏阳人,医学学士,湖南中医药大学主治医师,研究方向为中医诊断学、中医药防治眼底病;陈向东(1975-),男,湖南永州人,医学博士,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中医临床学院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眼科25病区主任 (通信作者),研究方向为中医、中西医结合防治眼底病。

[中图分类号]  R276.7    [文献标识码]A        [收稿日期]2021-9-17

中医眼科学是一门专业性强的医学学科,近年来眼科新理论、新诊疗手段和技术快速发展,对中医眼科学研究生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提何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让他们积极主动地参与到理论学习中;如何加强学生对理论内容的理解及应用,高学生的中医临证思维、临床实践、科研创新能力这是中医眼科专硕研究生面临的重难点。

因此,结合眼科学的自身学科特点,建立一种将理论基础、临床技能、科研创新一体化的的中医眼科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具有重要的意义。

以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理念为指导的基于问题的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PBL) 教学模式为中医眼科学的教学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1]。以EBM理念为指导的PBL教学模式,更注重学生主观能动性的提高,激发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逐渐提高查阅文献的能力,提倡学生拥有并表达自己的观点,激发学生的科研创新思维,进一步提高学生的临证思维能力和临床实践能力,同时增加师生间交流,实现教学相长[2]。现我院为了获得更好的教学效果,将以PBL联合循证医学的教学模式应用于中医眼科专硕研究生的教学工作中,结果报告如下。

1对象和方法

1.1研究对象

将我院自 2019年9月—2020年9月学习的中医眼科研究生30名,由同一组带教老师完成带教。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各15例,对照组中男7名,女8名,平均年龄为(24.01±1.12)岁。观察组中男6名,女9名,平均年龄为(24.67±0.12)岁。两组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研究方法

对照组实行“PBL”培养模式:针对某一临床病例,带教老师将学习目标、问题及临床典型资料提供给同学, 学生提前查阅相关资料, 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教学查房时, 要求学生进行问诊、体格检查等,由老师进行补充。由学生进行病例PPT汇报,最后由带教老师进行评分和总结。

观察组实行“PBL+EBM”培养模式:同样针对某一临床病例进行教学,(1)理论培养:在“PBL”培养模式的基础上,学习该病例相关眼科诊疗技术、强化中医“四诊”、“辩证论治”等技能训练;(2)临床操作培养:以循证医学思路为指导,在临床实践的基础提出新的问题,查阅权威文献,以患者个体为对象,寻找更多准确的诊断试验、预后指标和更为有效而安全的疾病防治措施。(3)科研创新能力培养:通过分析文献,获取世界范围内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提出自己的见解与解决问题的新思路等。研究生将学习成果以PPT进行汇报,最后由带教老师进行评分和总结。

1.3 观察指标

对比两组中医眼科研究所经过不同带教方法的理论成绩、临床操作成绩、考核量化合格率、科研能力及医学生对教学模式的满意程度。(1)在带教学习之后,对医学生的理论成绩(40分)、操作成绩(60分)进行评价,其中理论考试内容为本科室库中随机抽取,操作考试的内容围绕中医眼科常用诊疗技术等操作方法展开,均由带教老师指导下完成测评。(2)通过考核量表(适应时间、病情评估能力、 医患沟通能力及独立工作能力)对医学生进行评价。(3)采用我科室自制的医学生满意度评价量表调查,主要内容包括对现行教育模式的满意度、学习的积极性、临床基础知识、科研能力及临床操作能力是否有所提高等方面进行评价,自我感觉有所提高的选“是”,没有提高的选“否

1.4 统计学方法

分析资料采用SPSS 26.0统计学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例数或百分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组间比较采用秩和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客观考试成绩

在理论考核成绩方面,两组学生在理论考核成绩方面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临床综合能力考核和科研能力考核方面,“PBL+循证医学”培养模式学生成绩优于PBL培养模式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1 两组学生理论与临床临床考核成绩比较(分,`x±s)

组别

人数

理论考核成绩

临床综合能力考核成绩

科研能力考核成绩

PBL组

15

81.87±6.42

65.60±4.45

72.87±5.26

PBL+EBM组

15

82.40±5.41

83.47±3.50

80.20±3.23

t值

 

2.250

5.062

-4.598

P值

 

0.615

0.000

0.000

 

2.2主观效果评价

问卷调查显示,“PBL+循证医学”培养模式组学生对于教育模式的满意度、学习的积极性、科研能力及临床技能能力评价结果优于PBL培养模式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学生在关于自身理论考核学习方面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二 两组教学模式问卷调查结果比较

调查内容

PBL组

n=15)

PBL+循证医学组

n=15)

χ2

P值

教育模式的满意度

6

13

4.821

0.028

学习的积极性

6

14

5.000

0.022

科研能力是否提高

4

15

4.821

0.008

基础知识的掌握

9

11

1.44

0.705

临床技能能力是否提高

5

12

6.652

0.015

3.讨论

3.1“PBL+循证医学”培养模式的必要性

目前,我国绝大多数的医学院校所采用的是是临床医学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与住院医师规范化相结合“两轨合一”的培养模式,既要在三年的时间里完成研究生阶段的学习、临床和科研任务,同时还要完成为期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要求研究生不仅要有较强的临床分析和思维能力, 能独立处理本学科领域内的常见病的能力,还要具有从事高水平医学科学研究的创新能力。

而目前的教学体系中,中医眼科学的课堂理论知识学习和临床实践教学环节均不如外、内、妇产、儿科等大学科[3]。在传统经验医学模式获取的知识往往在新问题面前受到巨大的挑战,对相同病例,依医生职业素质和职业能力的差异,会形成差异化巨大甚至相反的治疗意见[4]因此,有必要在眼科研究生中开展PBL+循证医学”的教学,加强“以问题为中心,以证据为基础”的临床医学教学模式,在研究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运用循证医学的手段和证据来探索结果,指导决策

3.2“PBL+循证医学”培养模式应用的意义

3.2.1更新教学观念,构建以学生为体的主动学习模式

“PBL+循证医学”培养模式的应用下,把课堂教学转变为研究中教学,把学习和研究的压力传递到学生,创造出利于学生主动学习和研究的环境和条件。教学中以实际课题研究或实际病例为导向,以提高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为主要目标,教师负责进行业务指导并创造相关环境和条件,由学生分组进行自主学习和研究,树立学生循证医学基本理念、培养学生循证医学基本思维、掌握循证医学基本方法、从而提高研究能力,达到教学的目的[5]

3.2.2加强眼科学研究生临床与科研的结合,激活创新能力

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每天都有新的观点和依据出现,在新的教学模式中,同一领域研究的教师可以就相关领域的问题进行切磋和交流,也可以从与学生的讨论和交流中得到启发,开阔视野和思路,同时借助于循证医学的方法能够及时获取最新的医学科技动态,这对于今后的科研工作非常有帮助

4.结论

综上所述,我们通过研究发现,相比于PBL培养模式,基于“PBL+循证医学”模式培养中医(中西医结合)眼科研究生,能更好的帮助学生掌握眼科诊疗技术和中医技能,锻炼临床思维,以及激发科研兴趣,提升创新能力,在临床教学中应大力推广。

[参考文献]

[1] 邓鹏,胡丹,徐驲,等.基于循证医学之中医内科学PBL教学模式研究[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21,19(10):23-25.

[2] 师志云,丁淑琴,牛宁奎,等.PBL结合EBM教学模式在临床分子诊断学教学中的效果评价[J].科教文汇(中旬刊),2021(07):99-102.

[3] 刘红,李景恒,俞晓艺,等.PBL教学模式在中医眼科教学中的应用初探[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6,14(09):15-16+38.

[4]李志勇,罗燕,董靖,等. PBL 教学模式在内科学教学的应用[J].中国科技创新导刊,2014,4:19-20.

[5]苏天生,罗继红,卢静,等.以问题为基础的教学法结合循证医学在急诊内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的应用[J].中国当代医药,2021,28(06):201-203+207.

Application of "PBL + EBM" teaching mode in training graduate students majoring in ophthalmolog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Liu zhimin1.2,Chen xiangdong1.2*

(1.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Huna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hangsha,Hunan,410007; 2. Huna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hangsha, Hunan,410208)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PBL + EBM” model in cultivating the clinical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nnovation ability of TCM ophthalmology postgraduates.Methods: 30 postgraduates majoring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ophthalmology in 2019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ained by PBL teaching mode,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ained by "PBL + EBM" teaching mode for 1 year. The theoretical scores, clinical comprehensive ability, scientific research ability and medical students' satisfaction with the teaching mode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objective assessment: the“PBL + EBM” teaching mode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e PBL teaching mode group in the assessment of clinical comprehensive ability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ability (P < 0.05). Subjective evaluation: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in improving clinical ability, scientific research ability and learning enthusiasm (P < 0.05). Conclusion: compared with the traditional PBL teaching mode, “PBL + EBM” teaching mode can help graduate students majoring in ophthalmolog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mprove their clinical skills,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ability, and stimulate their enthusiasm.

Key Words PBL teaching method;EBM teaching method;Master degree in Ophthalmolog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linical teaching

 

友情链接: 中国知网 教育教学论坛官网 龙源期刊网 《大众文艺》期刊 《学周刊》期刊

首页 电话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