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出版署审批 ★ 河北教育出版社主办

★ 国内刊号:CN 13-1399/G4 ★ 国际刊号:ISSN 1674-9324 ★邮发代号 :18-219

论文鉴赏
高职英语口语成绩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19日 09:41 点击: 1539 发布:

高职英语口语成绩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胡湘娇

海南政法职业学院 公共教育部  海南海口  571100

[  ]本研究通过对237名高职非英语专业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在问卷调查基础上结合口语测试成绩,采用主成分因子分析高职英语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关系的结构变量之间的影响因素,并以结构方程模型构建高职英语口语成绩关系的效应路径关系。研究表明:口语表达能力和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有直接正向影响作用;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具有负向影响;口语学习策略对其口语表达能力与口语成绩具有中介正向显著影响;口语学习策略对其口语表达能力与口语成绩具有中介负向影响。

[关键词]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口语成绩;结构方程模型

[基金项目]2020年度海南省高等学校教育教学改革项目;项目名称:自贸区(港)背景下海南涉外法律人才培养机制研究;(编号:Hnjg2020-151)。

[作者简介]胡湘娇(1979—)汉族,湖北荆州人,海南政法职业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英语教育。

[中图分类号]H319  [文献标识码]A  

 

一、引言

英语是一门语言,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常用的语言交际工具,随着社会发展国际化的交流逐渐增多,使用英语进行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多,因此,口语在英语教学中受到普遍的关注,但是课堂中学生开口说英语还是比较少。为了更好的解决这个难题,本研究以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为变量对高职英语口语成绩影响进行验证,试图揭示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有着直接和间接影响作用。采用主成分因子分析潜变量的数据合理性,以结构方程模型构建高职英语口语成绩关系的模型,并探寻影响高职英语口语成绩的主要因素,为了更好地提高英语口语成绩提供实证依据。

二、研究综述与假设

(一)研究综述

1、口语表达能力

口语表达能力是运用恰当的语言手段达到某一特定交际目的的语言处理事务能力。美国社会语言学家Homes认为形式可能、实施手段可行、语境适宜和语言实际实施等四个方面的因素影响着口语表达能力。[1]刘海量和于万锁(1998)认为语言、修辞、社会、文化、心理等多种因素,构成语言手段(口头语或书面语)和副语言手段(身势语)来达到某一特定交际目的的能力。[2]王敬和袁劲松(2018)认为心理、文化因素、交际氛围、语言知识、考评测试等多种因素影响口语表达能力。[3]

2、课堂焦虑

课堂焦虑是学习者在课堂中表现出情感障碍,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外语学习,而语言学习情感障碍会导致学习的停滞。Horwitz(1986)认为交际焦虑、考试焦虑和负评价焦虑是外语课堂焦虑的三大要素。[4]Arnold & Brown(1999)认为语言学习最大的情感障碍是焦虑,是语言学习所特有的综合心理现象,能直接影响到学习行为和结果。[5]方芳(2013)认为非英语专业学生在英语课堂上的语言焦虑现象与口语成绩有关。[6]陈英(2019)认为语言焦虑是导致学习者产生学习情感障碍的关键变量。[7]王西娅(2012)认为学习者自信心不足,在口语表达不畅时,会引起不同程度的焦虑,导致思路骤然中止或干扰理解和表达。[8]

3、口语学习策略

口语学习策略是学习者采取某种行为对英语口语学习进行直接或间接辅助手段的运用。王波宋欣雄2010)认为学习者为了更好地完成某个学习活动或学习任务,而采取的学习策略,达到更好的效果。[9]韩丽(2008)认为学习者为了使自己的学习更为有效和自主以及有趣而采取的行为或行动[10]吕红艳(2010)调查结果表明学习者策略使用与口语成绩之间的关系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11]倪杭英和马剑虹(2007)认为学习者的语言学习观念会限制学习者策略使用。[12]

(二)假设模型

通过相关文献研究梳理,本研究假设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的之间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立足于理论和前人研究成果与结构方程模型的构想,提出如下假设模型,H1口语表达能力对口语成绩具有直接正向的影响H2: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具有直接正向的影响;H3: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具有直接正向的影响;H4:课堂焦虑对其口语表达能力与口语成绩具有中介影响;H5:口语学习策略对其口语表达能力与口语成绩具有中介影响。

三、研究设计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海南省高职院校非英语专业一年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研究对象来自海南政法职业学院、海南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海南职业技术学院、海南工商学院等4所高职院校,每所院校选取2个班级部分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和口语测试,共有237人。

(二)研究工具

1、问卷调查

通过文献调研与梳理国内外英语口语学习策略和口语表达能力及课堂焦虑与口语成绩相关的文献,并对其研究所涉及到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和口语表达能力以及口语成绩进行系统的归纳和总结。问卷设计在借鉴国内外成熟的量表基础上进行必要修改测量问卷量表,并采用实名问卷调查,为了与口语成绩评价数据对接,确保测量工具的可靠性和有效性。针对模型中的每一个潜变量进行设置问卷调查量表,采用李克特5级量表,以“非常很合适”到“完全不合适”五个级,赋值为5-1。口语表达能力量表[13]3个观测变量指标分别为交际能力、语言知识、语言能力;课堂焦虑量表[6]5个观测变量指标分别为交际焦虑、考试焦虑、负评价焦虑、自信恐慌、英语课焦虑;口语学习策略量表[9][10][11][12]5个观测变量指标分别为记忆策略、认知策略、补偿策略、情感策略、社交策略;

2、口语成绩

2019-2020学年第二学期期末统一口语考试成绩作为研究数据分析,具有一定的信度。口语考试内容分别为朗读、复述、陈述、讨论、演讲、问答等六个方面的评价指标。[14]口语考试评价成绩由两位老师对研究对象进行分别评价,每项指标以100分为评价分值,并以两位老师的评价分值平均数作为研究数据指标值。以90-100分为优秀,80-89分为良好,70-79分为中等,60-69分为及格,60分以下为不及格,按照以上五个等级进行赋值5-1。

四、数据分析

(一)数据处理与统计指标

1、问卷与测试数据结构层面信度分析

对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和口语成绩的潜变量指标进行信度检验,采用信度Cronbach's Alpha系数大于0.7作为维度评价标准;运用SPSS20.0对数据进行信度检验,Cronbach's Alpha系数为0.877,说明信度系数值越高,量表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稳定性和可靠性。

2、降维探索性因子分析

本研究运用SPSS20.0对量表数据进行降维探索,并以主成分因子分析量表数据,得出KMO和Bartlett球体检验结果和解释的总方差。经过主成分因子分析KMO值为0.885,近似卡方值为1747.917,自由度为171,显著性概率为0.000,KMO值大于0.6,且Bartlett球体检验显著,认为高职英语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之间关系的19个变量指标因子适合进行因子分析。

通过对问卷和测试数据进行效度验证,主成分因子分析解释的总方差结果显示4个因子初始特征值大于1,累计方差贡献率为58.136,说明问卷与测试数据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可接受。

(二)结果

本研究借助前人研究成果与结构方程模型的构想,将影响英语口语成绩的3个外因子变量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作为潜变量因子,构建高职英语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关系的结构方程模型。为了更好的验证假设模型的拟合程度,使用了绝对拟合指数和增值拟合指数进行估计与检验模型。本研究选择了CMIN/DF、GFI、AGFI、RMSEA、NFI、RFI、IFI和CFI等拟合度指数进行运算模型。根据惯例,CMIN/DF最好低于3,RMSEA至少小于0.6,GFI、AGFI、NFI、RFI、IFI和CFI最好大于0.90,越接近1越好。

通过模型的调整和运算显示,得出模型拟合指数有Χ2/df=1.042<3、GFI=0.941>0.9、AGFI=0.916>0.9、RMSEA=0.013<0.06、NFI=0.923>0.9、RFI=0.901>0.9、IFI=0.997>0.9和CFI=0.997>0.9,拟合各项指数均在适配范围内,说明数据与模型拟合良好,假设模型可以接受。

五、讨论

高职英语口语成绩是由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口语学习策略三个维度构成,其中口语表达能力对口语成绩有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堂课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有着直接和中介作用的影响。

模型结果表明,口语表达能力和口语学习策略显著影响着口语成绩,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有着负向的影响,说明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没有起到影响的作用。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直接影响的效应值为1.00,直接路径影响关系具有显著性;口语表达能力对口语成绩的影响有直接和间接影响关系,直接影响效应值为0.33;间接影响有两种路径实现,一是通过课堂焦虑中介影响口语成绩,效应值为1.79×-0.49=-0.877,二是通过口语学习策略中介影响口语成绩,效应值为1.82×1.00=1.82。因此,口语表达能力对口语成绩的影响总效应值为0.33+-0.877+1.82=1.273,说明口语表达能力可以显著影响口语成绩,而且两者有着密切的联系。

从模型结果显示,口语表达能力对口语成绩有着直接或间接的正向影响,说明假设H1和H5成立。口语表达能力受课堂焦虑的影响,口语表达能力越高,课堂焦虑就越低。口语表达能力是通过直接和口语学习策略中介的影响口语成绩。口语表达能力的语音语调、词汇句法、语法语篇等系统知识及运用方面,在口语学习策略指导下口语成绩也随之提高。通过口语学习策略减轻学习者的记忆负荷、增强交际能力以及认知能力,促使口语语言提炼自动化,在相似语境下运用套语结构,从而提高语言输出能力。假设H2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直接影响不成立。基于研究对象为大学生,其心理趋于成熟,对于课堂口语交际的自信恐慌及考试场景的压力或负评价恐惧带来焦虑,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克服焦虑感,将课堂焦虑转化为动力,从而发挥出其语言水平,并最终给口语成绩带来正面的影响。因此,课堂焦虑不能直接对口语成绩产生正向影响。假设H3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直接影响成立。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直接影响的效应值为1.00,说明假设H3口语学习策略对口语成绩直接影响成立。教师应将口语学习策略渗透到课堂教学中,以此帮助学生如何运用口语学习策略提高口语成绩,同时了解学生学习特点,培养学生对口语学习策略的意识。

六、结语

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和英语口语测试基础上,采用结构方程模型构建了高职英语口语表达能力、课堂焦虑和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的影响因素及其路径关系。研究表明:假设H1路径成立,口语表达能力能够正向直接影响英语口语成绩的预测作用。假设H2路径不成立,课堂焦虑成负向影响着口语成绩,说明课堂焦虑对口语成绩影响作用不大。假设H3路径成立,口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有着直接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假设H4路径不成立,由于口语表达能力越高,课堂焦虑就越低,成为负向影响着口语成绩。假设H5路径成立,口语表达能力通过口语学习策略中介正向显著影响着口语成绩的预测作用。

[参考文献]

[1]殷银芳,苗兴伟.外语课堂环境下口语交际能力的培养模式[J].外语教学,2008(5):42-45+50.

[2]刘海量,于万锁.交际能力与口语教学[J].外语与外语教学(大连外国语学院学报),1998(8):36-38.

[3]王敬,袁劲松.提高学生英语口语交际能力的策略[J].教学与管理,2018(3):106-108.

[4]Horwitz E K,Horwitz M B & Cope J A. Foreign language classroom anxiety [J]. The Modern Language Jour-nal,1986,(2):125-132.

[5]Arnold, J. & H. J. Brown. 1999.“A map of the terrain”. In J. Arnold(ed). Affect in Language Learning.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6]方芳.英语课堂焦虑与口语成绩关系的实证研究[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3,(10):121-123.

[7]陈英.二语动机自我系统、自我效能感、语言焦虑和课堂口语参与动机行为的关系[J].外语学刊,2019,(1):63-70.

[8]王西娅.情感因素对大学英语教学的影响[J].外语教学,2012(6):67-70.

[9]王波,宋欣雄.高职院校非英语专业学生口语学习策略研究[J].中国成人教育,2010(09):183-185.

[10]韩丽.英语学习策略与口语成绩的相关分析[J].中国职业教育,2008(10):26-28+35.

[11]吕红艳.非英语专业大学生英语口语焦虑与口语学习策略的相关性[J].外语研究,2010(5):65-71.

[12]倪杭英和马剑虹.高中生的英语学习策略及影响因素的研究[J].应用心理学,2007(1):61-64+86.

[13]陈蔼琦.高职学生的英语自我概念与英语口语成绩的关系研究[J].语文学刊,2011(5):32-34.

[14]王海贞.学习者因素与英语口语成绩关系的结构方程模型研究[J].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2019(4):17-26.

A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ral English Expression Ability, Classroom Anxiety, Oral English Learning Strategies and Oral English Performance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HU Hiang-jiao

(Hainan Vocational College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Haikou Hainan, 571100China)

Abstract: This study is based on a questionnaire survey of 237 non English Majors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On the basis of questionnaire survey and oral test results,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is used to analyz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among the structural variable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ral English expression ability, classroom anxiety, oral learning strategies and oral English performance. And the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is used to construct the effect path relationship of oral English performance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Research shows that oral expression ability and oral learning strategies have a direct positive impact on oral performance; Classroom anxiety has a negative impact on oral English performance; Oral learning strategies have a significant mediating effect on oral expression ability and oral performance; Oral learning strategies have a negative mediating effect on their oral expression ability and oral performance.

Key word: Oral expression ability; Classroom anxiety; Oral English learning strategies; Oral English performance;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友情链接: 中国知网 教育教学论坛官网 龙源期刊网 《大众文艺》期刊 《学周刊》期刊

首页 电话 联系